啦啦啦啦

【张王】星月夜04

老规矩

@南烟
@林桑

张副大量掉线
在给杰西卡的行为做解说【虽然解说的很烂】
每次写到微草的未来我就开始啰里啰嗦了

半年前王杰希和张新杰聊起过微草的未来。

方士谦和邓复升相继退役,前三个赛季就出道的选手已经不多了,而且里头有不少还打起了轮换,像王杰希这种连商业赛表演赛都不缺席的大概是真只有他一个了。

“你得开始放手了。从王杰希时代向后王杰希时代转变,”微草的一些内部机密张新杰不知道,同时他也不可能和王杰希说霸图对微草的研究成果。他能做的就是以王杰希男朋友这个身份给后者一些忠告,“你不可能一辈子待在微草。”

“我明白。”

“不要跟我说微草的现役队员比霸图年轻这些,说真的,如果你不在的时候,他们到底是什么水平,你清楚吗?”

“……我懂你的意思,我会用我的方式让这个战队转变的。”

“不要什么都一个人扛着,好?”

“不会的。倒是你,每天想那么多东西,有没有头发掉了很厉害?”

“完全没有。”

“那还好。新杰,我大概会再变一场魔术吧。”

“哦?要解封了吗。”很肯定的陈述句,在张新杰看来王杰希这句话只有一个意思——他要解封魔术师打法。

其实王杰希不过是做了一个决定,然后开始布一个局。他要让高英杰在新秀挑战赛中赢他,然后再告诉关注荣耀的那些人这个天才少年的存在。在技术上,高英杰不负天才之名,现在他只需要一点信心就可以了。

而他要做的,和当年林杰做的,大概没什么不同。

从挑战赛到赛后的记者会甚至会后和张新杰的见面,王杰希觉得今天的一切都在他掌握之中。说是有些心理上的问题吧,他享受那种自己将所有事情牢牢掌握住的感觉,不喜欢假手于人。说好听点是有担当,说难听点就是过于自负了。

从小的毛病了。也不知是好是坏。

不过有一个唯一的差错。
高英杰的反应。

那个小孩儿大概是觉得自己做错了事情,听许斌的意思是自己走后就一直闷闷不乐,吃完饭就自己回了房间。没和队友们去玩。

不太对。

“英杰,开门。”

听声音那孩子是已经上了床,急匆匆地跑出来开门还撞翻了东西。

“队长?”

“跑这么急做什么。怎么晚上不和他们出去玩?上海的夜景很漂亮的。”

“我……队长,今天我……”

“今天你做的很好。”

“不是,队长我……我也不知道我怎么就……”

“怎么就赢了我?”

“嗯……我不是有意的……”

“那是无意还赢了我?”

“我,我不是这个意思,队长,我没想到的。”

“好了,不逗你了。英杰,来我们坐下说,”王杰希抽了一张凳子又适宜高英杰坐在床位,“你今天赢了我我很高兴,当年我也赢过林队的。嗯……蓝雨的喻文州也是赢过魏琛才接下索克萨尔的,如果你真的连我都赢不了又怎么接手王不留行呢?”

“可是队长,你还在当打之年。”

“当打之年这种东西很玄乎的,你看百花的孙哲平前辈。退役这种事情,谁也说不准。英杰,要肩负起微草的未来啊。”

【张王】星月夜03

@南烟  @林桑

【】里面是短信
继续各种胃药
我在想要怎么写老王视角
b萌求不冲突的小伙伴带一带老王和小高
求不输得太惨

星月夜03

“我以为你会看不惯我的大小眼,”王杰希抬起头看着张新杰笑,右手还在搅咖啡,“柳非他们那些小说里面都是这么写的……怎么说呢,你对我一见钟情这种事情真是有点ooc。”

“他们还说你和方神才是一对。那些所谓的character都是他们想的,又不是我们。我们就是我们自己,又哪来的out of。杰希,不要再搅咖啡了。这样会不好喝的。”

“好啦,新杰都说英语了。”

“杰希!”

虽然在做有些事情的时候一直是张新杰在上,但是日常调情这些占据主导的一直都是王杰希。从告白开始,张新杰觉得自己一直都是跟在王杰希的后面跑。

有时候会累,但喘口气他又会义无反顾的继续。

“待会儿直接回酒店?”

两人结了账,王杰希先站起身来,他一直在看手机,脸色不是太好。

“有事儿?”

“抱歉,今天大概不能和你过夜了。”

“队里面?”

“嗯。”

王杰希不说是什么事,张新杰也不问。虽说两人在交往,却却也留了很大的个人空间。他们和那些情侣大概是不一样的,张新杰把这些归结于二人的理性。王杰希是理性的,这份理性让他和网游里那些乱打的人分开了,魔术师的漫长乱飞其实是有自己的模式,绝不是乱飞。张新杰最遗憾的大概是没有当面见见第三赛季的魔术师。

那不是王杰希职业生涯的巅峰,但那已是魔术师的巅峰了。

“走吧,外面雨也停了,我送你回微草那边。”

“嗯。”

两人比来时话还要少。王杰希很不开心,这个张新杰还是看得出来的。王杰希还很焦虑。他几次看到王杰希想去拿手机,大概是想到自己还陪在旁边,最终都作罢了。

“怎么了?”不要问啊张新杰。

“没什么的。”

“其实你不用自己扛着,我们可以一起解决。”张新杰第一次觉得自己似乎掌握了一种叫主动权的东西。

“真没什么,战队的事情。张副明白的,队里面总有些杂七杂八的事情。好啦,新杰要不你先回去吧,霸图住在那边吧,你再跟我走就很远了。”

又一次失去了主动权。

“那……”

“不要说那么多了,好好回去洗个澡然后好好睡一觉。春节的时候我去青岛找你吧。”

又轮到张新杰不知所措了。
似乎王杰希很容易说得他不知道怎么接话。

“……好啊……”

有水滴落在地上,哒的一声又消失不见了。

张新杰倒是很听话,回了房间就乖乖的洗澡,然后就窝进被子了,冬天的上海还是有些冷。

【到了吗?】

【已经上床了。】

【新杰真好啊。】

【?】

【好好睡吧,晚安。】

怎么睡得着了?

他没有回,对方也没有再发过来了。大概是以为他已经睡了吧。

睡吧。

算不算喻王夫夫双双把家还……

【王杰希中心】夜深忽梦少年事‖试阅

虽然密码不记得了,不过坑还是会填的,依旧先放试阅

林桑:

夜深忽梦少年事


 


王杰希中心向/寒假诈尸/大概是个要暑假才会完结的大坑/原著向/并没有CP这种东西/我并不觉得自己有写完他的希望/先开个头/私设满满/伪·群像/很神奇的时间线


我觉得这只是个试阅


 


01


 


酒杯碰在一起的时候王杰希听见的大概是梦想破碎的声音。


 


这是很没有道理的事情,毕竟他们刚刚拿下了世邀赛的冠军,现在回国算得上是衣锦还乡了。这群人也的的确确是衣锦还乡了,一群打游戏的宅男都西装革履,女孩子们更是很认真的打扮了一番,楚云秀的头发听说是折腾了三两小时,而苏沐橙则是和唐柔视频了大半晚上——讨论庆功宴时口红的颜色。


 


这是一个很值得欢呼雀跃的时刻。


 


但是王杰希却有一种不祥的预感。王杰希会算命这件事情当然是假的,但是王杰希经常会有很多莫名其妙的感觉。在第三赛季输给叶秋的时候他的感觉并不是那么沮丧的,第五赛季第一次捧起冠军奖杯的时候他也不全是激动和兴奋。


 


一言以蔽之,就是喜欢胡思乱想。


 


赢得时候开始想要是下一次跌落神坛会是什么光景,输得时候也会忍不住幻想下次获胜时候的荣光。


 


所以今天他感觉到的是破碎的梦想。


 


怎么说呢?


 


大概是在拿起酒杯那一刹那意识到自己,以及这间屋子里面的很多人的职业生涯都已经走到头了吧。这样说起来是很羡慕周泽楷他们那一代的,保养的很不错啊。他叹了口气。


 


还想再微草多待几年的。


 


02


 


所有人都聚齐的时候王杰希已经是年近半百,女儿已经刚刚高考完了,正家里面等着B市某所名校的通知书。他去的时间刚刚好,就像多年前他刚刚卡在九点钟跨进训练室的门那样。很多人都已经坐下了,没有提前安排座位,但这种事情是心照不宣的。队友、老搭档这些都很自然的坐在一起。王杰希走向微草那桌,看到高英杰鬓边的白发不由叹了口气。


 


“队长,你来啦。”


 


两人一直都有来往,坐在一起也还聊得起来,再说他们这一桌都是些北京土著,说起堵车这些就可以说上大半年的。四周都是嘈杂的。黄少天还是和以前一样能说,虽然已经不会再一直不停的说荣耀了。肖时钦和戴妍琦也都是老夫老妻那种不屑于主动秀恩爱的相处模式了——当然这种情况下被动发动的秀恩爱技能可能更能闪瞎单身狗。但是如今这群前十赛季出道的老前辈们又有谁还是单身狗呢,连叶修那种脸T也早就抱得美人归了。


 


嘈杂声在叶修上台拿起话筒的那一瞬间停止了。


 


“嗯……其实我也没什么好说的,很开心,今天大家都还在这里,没有意外事故没有忘记曾经还有这么一群一起打过比赛的人……黄少天你干嘛,是啊,这段话不是我写的,不要拆穿啊,等我念完好不?时光终将老去,但是荣耀不朽。”叶修其实自己读着也怪肉麻的,一目十行的看着自家那位写的稿子,很感动,然后直接念了最后一句。


 


这里可以提一句,叶神这算是睡了粉丝的那种人生赢家,他妻子是叶家给他介绍的,但也是他的粉丝。家里面一叶之秋和君莫笑的手办都是齐的。


 


“好!”魏琛先喝了一句,大家都开始鼓起掌来。


 


大厅里头又嘈杂起来了。


 


03


 


“王杰希我说你行不行啊,”方士谦看着王杰希对着酒杯那怂样直接笑出了声,“要不明天你就说你开车来的?或者直接说你酒精过敏得了。”


 


职业选手不沾酒精这种事情都是大家心头清楚得很的规矩,但这微草刚刚拿下了第五赛季的冠军,明天和那一大堆赞助商的饭局上指不定要发生些什么。打职业之前王杰希也沾过酒,但也就过年的时候和家人喝点红酒,毕竟那时候他还没成年呢,家里头又管的挺严的。这打职业之后他更是直接滴酒不沾,过年回家就一句工作性质不能碰酒,端着可乐就和那些亲戚朋友喝了。


 


所以今天,刚刚拿下冠军的微草队长让副队长去偷偷买了点白的准备试试自己能不能喝得下去。


 


结果就是我们看到的开头,刚开了酒,王杰希就受不了那味儿了。真不是个大老爷们儿,他自己在心里面给自己扔了一个熔岩烧瓶。他一闭眼,就直接拿着瓶子灌下去了。


 


结果?


 


方副队收获了一只喝醉之后很乖的王队,微草的队员们则收获了一个队长缺席的下午训练。至于第二天,第二天那些赞助商很热情地给王杰希倒了冰可乐。

【张王】星月夜02

先更一半
复健中

@南烟
@林桑 带原来的号

王队不渣,我家杰西卡不渣
只是魔术师的心思你别猜

02一见钟情

什么不用?

张新杰挺想这么问的,是魔术师的心思他根本不用去猜,还是不用这样带了些迎合的意味去猜魔术师的心思。

当然,他没有问。这个问题问出去了就是个送命题吧。

“今天那个小孩儿挺不错的。”

“你说英杰?的确很不错,操作这些方面的天赋没话说,不过性格有些内向了。嗯……胆子挺小的一个孩子。”

“被你吓成这样的吧。”

“哪能呢。宋奇英也挺不错的。”

“是。”

“算了,好不容易见面我们也别聊荣耀了。你瞧我们两刚刚那对话算什么,微草队长和霸图副队长交流新人相关事项?”

微草队长和霸图副队长。
不是么?

“新杰,现在我们是王杰希和张新杰。知道吗?”

走了二十多分钟就到了王杰希说的那家咖啡厅,张新杰收了伞跟在王杰希身后。他看着王杰希熟门熟路地坐下,点单,还和服务生寒暄了几句。

“常来?”

“嗯。轮回主场的时候会来这边。”

“熟人开的?”

“……粉丝。”

这个回答倒是出乎张新杰意料。虽然两人已经交往了那么久但他总觉得王杰希身上有种不食人间烟火的感觉,常去粉丝开的咖啡厅的不应该是他。如果说是黄少天他也许还更能接受一些。

“你以前没有带我来过。”

“没有机会的。这是第一次我们一起在上海。”

“也是。”

说来虽然已经交往了两三年,两人见面的次数一双手指不定都能数过来,最多再加一双脚。而且这中间大部分都是打比赛的时候。没有旅游,没有情人节,更没有一起回家。张新杰甚至都不知道他们是不是真的再一起了,他上次谈恋爱是高中的时候,和一个女孩儿。那时候两人都是初恋,说句话都要脸红半天,牵个手都要别过脸去。哪像现在,见面常是干柴烈火。

偶尔他甚至会觉得,王杰希是看出了自己的喜欢,然后利用这种喜欢。

“你到底为什么要和我在一起?”

“怎么又问这个问题了?”

“……”

“与君初相识,犹如故人归。”

“王队是说,我像是你的某一任?”张新杰试图用调笑的语气说这句话,不过调笑这种东西在张新杰的字典里是不存在的。

“这个妹妹我曾经见过,”王杰希搅了搅咖啡,没有看张新杰,“红楼梦里面的。新杰,你相信一见钟情吗?”

当然相信。

“说起来我还没有问过,你怎么会答应我。”

“和你……是一样的。”

咖啡很好喝。
有点涩。

【张王】星月夜01

双杰  原著向 私设有 ooc有
不会有多长 本周完结
@南烟  的点文 妹子久等了 写的不好,抱歉
@林桑 带原来的号

01  等

下雨了。

第八赛季的全明星在轮回,老上海的纸醉金迷和职业联赛没有什么关系。不得不说,今年的全明星很精彩,唐昊以下克上,微草新人横空出世让人想起当年的魔术师——当然,两者之间是不一样的。

雨是在傍晚开始下的。

张新杰打了把灰色的旧伞在车站站着。伞里面有一副梵高的油画,星空,他很喜欢。

他等的人还没有来。

他们昨晚约好了在场馆外的那个车站见面。手机里的聊天信息还停留在昨夜十点五十二,他睡觉之前王杰希给他发了那条让他今日来这里的信息。

约定的时间已经到了,约他的人,似乎放了鸽子。

王杰希和张新杰在一起是第五赛季的那个夏休期。说来也不知道是谁先动了本不该有的心思,这个联盟男选手多,但绝大多数都遵从世俗,梦里的是联盟女神或者苏沐橙这种联盟财富。王杰希拿了冠军,大概是有些喝高了,大半夜地打电话给张新杰说喜欢。没有前奏,没有铺垫。张新杰甚至觉得那是一个真心话大冒险的游戏。

其实是魔术师的魔法。后来王杰希是这么说的。

对方喝醉了酒,可张新杰没有。他清醒地说了谢谢,清醒地说着王杰希的好,在星空都觉得他要发好人卡然后拒绝的时候,他说,好啊王队,我们在一起吧。

张新杰的人生轨迹很少有意外和惊喜,所有事情提前安排,井然有序。

荣耀是第一个意外。
王杰希是第二个。

第三赛季魔术师出道的时候张新杰还在霸图的训练营,对着眼前的牧师焦头烂额。在某一个午休,他看到屏幕里的王不留行,那个人带着万千星辰,在空中穿行。

他后来在微博上看到有个喜欢王杰希的姑娘写的一句话,用来形容那时候的他,再好不过。

我的意中人是一个盖世英雄,总有一天他会骑着灭绝星辰来娶我。

也许是张新杰平时的日子太有条理了,真正喜欢起一个人来反而很突然。

没有细水长流,他对王杰希是一见钟情的。

大概是王不留行的星星射线,直直地打在了石不转身上。

然后就,我心匪石,不可转也。

交往之后张新杰很多次试着问王杰希那一次突然的表白是为什呢,后者很少认真回答这个问题。他说是霍格沃茨的作业,也说是魔术师的魔术。张新杰不喜欢这些理由,他觉得这些理由都是一个意思。

不是我喜欢你,和你表白是我的任务,哪里知道你同意了。

他觉得,自己在这场爱情游戏里,很是被动。所以才会在这雨里等王杰希。

约定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十五分钟。

虽然没有张新杰那么强的时间观念,但王杰希也不是一个容易迟到的人。大概是被记者围住了,张新杰觉得今天王杰希和那个小孩儿的比赛很奇怪,但又不知道哪里奇怪。

他想问一问。

恰巧这时王杰希的电话打来了。

“新杰,你在哪里?”

“等你啊。”

“我没有看到你……我,我还以为你有什么事情不能来了……我看看……”

“我这边站台没有人的。”

张新杰下意识抬头看了一眼对面的车站,有人撑着伞在打电话,那人是侧着站着的,隔得远了,还下着雨,张新杰看不清他的脸。

他一定很焦虑。

他一定和自己撑着一样的伞。里面印着星月夜。

“我在你对面。”

“真是……”刚走在背街的小路上王杰希就收了伞,钻进了张新杰的伞下。

“我以为你会在这一边的。”

“嗯。要去我昨天说那家店如果坐公交车是该在那边。约在车站见面是应该坐公交的,而且今天这么大的雨,抱歉。”

“走路也很舒服。不过魔术师的心思真是难猜呀。”

“不用的。”

【王杰希中心】生日

生日

老王生贺第二弹
依旧王中心粮食向
私设多、废话多、复健中

王杰希在读初中以后就没怎么正经过生日了。

他初中的时候倒是走读,七月六号通常是期末考试,没有什么心思庆祝。王父王母也不怎么在意这些,打一通电话问问他想要什么生日礼物,或者给他送一顿中午饭就算是庆祝了。

后来读高中了,学校离家远,他也就住校了,七月六号还不到高中学生放假呢。同学们忙着读书,他也不是爱闹的性子,一来二去的生日也就没什么特别了。

高三那年他已经确定了要打职业联赛,考完高考就进了微草训练营,毕竟还有几个月就要接手王不留行接任微草队长,生日那天他也没想过回家或者约几个朋友出来聚聚,况且职业选手不能沾酒,聚也不尽兴。

他十八岁生日的那天一大早起来收到了一堆短信,一一回了,又给父母打了电话,聊了聊近况,同时收获了两句生日快乐。虽然没有面对面,但他清楚电话那头的人有多开心。

有这样一对父母大概是王杰希最幸运的事情了。他们用阅历和岁月给他意见,却又不折断他的翅膀,他们允许他去未知的天空翱翔。

“谢谢。”

他挂了电话就去了训练室,他起得早,训练室还没有人,他和往常一样开了灯,开始做基础训练。

林杰那天送了他一叠厚厚的资料,还有一个前辈送了他一张散人卡,至于方士谦,那个时候方士谦能和他说一句生日快乐已经很不错了。

第五赛季的时候他的生日正好碰上决赛最后一场,只留了张佳乐一个人的双花还没有第七赛季时候那种近乎决绝的悲壮,张佳乐对亚军也没有那么深的执念,又拿下了mvp,输了比赛之后也不恼,还带着百花一众人和微草一起给王杰希庆生。

都是年轻人,那天玩开心了点了一件啤酒,说是一人一杯,但方士谦只喝了一口脸就红的和猴屁股似的,张佳乐还不错,一杯下去还接着吃菜,坐了会儿还想要第二杯,至于王杰希,毕竟是今天的大寿星,冠军队的队长,一杯酒哪里够,一来二区已经是三杯下肚,这刚喝完那几分钟还好,估摸着是过了十多分钟,这人直接靠着旁边的方士谦睡过去了。

万幸是他酒品好,睡过去了也没做什么,只是叫不醒,一直睡到了第二天中午。

后来八九十赛季微草都折戟四强,七月六号那天大家都在收拾东西准备回家。不过给队长的庆祝是不能少的。王杰希年年说从简,战队那群孩子年年玩出新花样。说不感动是假的,他的少年时代没有多少关于生日的记忆,不想二十多岁了还有幸补回来。

“队长,生日快乐。”

他年年听这句话,一直听到十二赛季退役。他最终还是没有拿到三冠,十一赛季四强,十二赛季亚军。

没有遗憾的。

他选择了在生日那天退役,发布会上惹哭了一众粉丝。

“……先谢谢大家的祝福了。我算是没有遗憾的退役吧,小高小别柳非他们都做的很好,我把微草交给他们,很放心,很放心,很放心。我想当年林队把微草交给我的时候也是这样想的吧。……以后吗?我会先留在微草工会,同时准备回学校读书吧,也许你们以后会在观众席看到我的……”

发布会后众人拥着王杰希去一家涮羊肉庆生,发布会上没被点名的人调侃王杰希把他们忘了,说的高英杰脸红的像喝了酒的方士谦。说起来众人本想劝酒,但方士谦特意打了电话,他们还想好好和他们王队长告别就不要劝酒了。

“他会直接睡死过去的。”
这是方士谦的原话。

末了又是众人一通祝福结束了这一整天。
“队长,生日快乐哟。”

今天是王杰希六十大寿,孙辈给他摆了寿宴,请了他当年读书时候的朋友 他后来工作时候的朋友,更请了当年打荣耀的那伙人。

有些人来了,有些人来不了了。

“老王,生日快乐。”
“队长,生日快乐。”
“前辈,生日快乐。”

祝福还是一样的配方,一样的味道。

【王杰希中心】星星还亮着

老王生贺第一弹,王中心粮食向,短小

生日快乐呀,我的魔术师

星星还亮着。

王杰希关了窗帘,窝在床上抱着笔记本做战术分析。不得不说方士谦今天的表现堪称完美,甚至是救回了几个赛点,最后放那个神圣之火他都完全没想到。不过他们还是输了。
他心里清楚,这个赛季开赛一来微草的战绩一路下滑,如今已经掉到了十名开外,问题在他身上。

魔术师不能让微草获得荣耀,那他就用斗篷遮住漫天的星辰,可现在看来这样做的效果并不怎么好,没有星星的指引,看不清夜空下的漫漫长路。

他还是不适应。刻意的压抑自己的第一反应,后果就是反应的速度明显下降了。

“还没睡?”

“前辈?这么晚了有什么事情吗?”王杰希急急忙忙地将笔记本放了,下了床却又找不到拖鞋。外面的人大概已经听到了里面的声响,没有敲门也没有再说话了。

门开了。

“早点休息,别熬夜了。”

方士谦不是个喜欢关心别人的人。

“前辈,没事吧?”

“能有什么事,就看你房间还亮着,过来看看。毕竟林队有让我照顾好你的。”

“谢谢前辈关心。那,我这就睡了。”

总的来说那个时候的王杰希也才刚当上微草队长不久,还不是后来少年老成的单亲爸爸。大概那个时候他更像是个听老师话的乖小孩——日常生活这方面。对于荣耀的话,他是魔术师,更是裁决者,或者说独断专行的君王。他决定的事情,通常会执拗的走到黑。林杰说他这点不好,得改,他也就微笑着点点头,然后继续去撞他的南墙。

转型也是一样的。

比起颇受赞誉的后来被称为黄金一代的新人们,第四赛季的王杰希在风评这方面的确蛮惨的。不只是类似左晨睿这种职业微草黑,连很多第三赛季看好魔术师的记者也在看到微草在积分榜上越走越远之后开始唱衰——曾经在空中掠过的魔术师大概只是一颗流星。

当然还是有人不这么认为。譬如王杰希的那群死忠粉,譬如叶秋韩文清喻文州之流。

转型之后的王杰希会是个很强大的对手。在某个下雨的午后叶秋这样告诉苏沐橙,很多年后这句话被苏沐橙转述给了王杰希。

“那段时间你累吗?”

“打职业联赛,没有人不累的。”

“那你后悔过吗?我记得那时候真的很多人都在骂你,里面还有你以及微草曾经的粉。”

“不后悔的,你看后来我不是拿到了冠军吗?苏队跟着叶修去了几乎一无所有的兴欣也不后悔的,不是吗?”

微草最后还是卡着第八名进了季后赛,只比第九名多了三分。余老板也有点慌了,倒不是担心微草的成绩,打进季后赛对他来说已经很圆满了,在成立这个战队的时候,这位公子哥老板就没怎么想过要拿冠军。那是豪言壮语,不怎么符合他的微草的豪言壮语。他只是有点担心王杰希。

余老板当年也是读过书的,他不算很聪明的那种学生,但是也没有因为家里有钱就挥霍时光。他每天很乖的去学校读书,认认真真地听老师讲课,工工整整地记笔记,保质保量地完成作业。老师夸他认真夸他努力。但他成绩并不怎么好——至少他的成绩是配不上他的努力的。那段时间他多沮丧啊,还好还有父母安慰他。

他想,如今的王杰希的成绩也是配不上他的努力的。训练室夜晚熄灯那么晚,他回房之后还要分析战术。

“杰希啊,我相信你的。”余老板最后约了王杰希下馆子,憋了半天也只有这么一句话,当年父母怎呢劝他的,他是真的已经半点不记得了。

“谢谢老板,我会努力的。”

两人也不说话,认认真真地吃了饭,末了,余老板听着王杰希说了句话。

努力和结果之间的相关性也许蛮小的,不过我还是得继续努力。毕竟不努力,那就真的一无所有了。

季后赛微草打的中规中矩,王杰希转型初见成效,他不再压抑自己,却也不再是那个和队友脱节的魔术师,大概是谪仙人终于适应了红尘纷扰,不过就算在凡尘,他身上也有九天之上的风范。

半决赛输给嘉世这个夺冠热门,没什么好遗憾的了。

明年我们会是冠军的。

王杰希夏休的时候和方士谦一起去了一趟一处不起眼的寺庙。王杰希说他自小就在这个寺庙祈福,在这里他许下过很多愿望,关于亲人的关于学习成绩的也有关于荣耀以及微草的。

“很灵,前辈也一起来许愿吧。”

当然很灵啊,因为许下的愿望都是你决定要去实现的事情。那些事情,都绝对绝对会实现的。

“那,我就许……嗯,微草下个赛季一定是冠军。”

“前辈,说出来就不灵了。”

“会灵的。”

[回归]点文

以前那个号 @林桑  http://changanmouren.lofter.com
当时开了个点文
但是那个号密码不记得了
所以大概是重头来过

重开点文

cp与王相关
只写原著向